猜疑

我的天鸭,各位大大赶紧锁定车啊啊,除了bcy,还有lof啊啊啊啊

原谅我这多变的画风QAQ

是万圣节的自设,平常不穿这样的

自我介绍?

❤️嗯...怎么叫无所谓,熟一些可以叫我阿焰

❤️脾气不是很好,相处时尽量别踩雷

❤️我是bcy和lof同步更新的,所以bcy的朋友别找我要授权,bcy:烈焰清黑君

❤️all幸患者

❤️过激幸吹


❤️all粤爱好者

❤️不要骂粤先生为南蛮,南蛮早被灭族了

❤️粤先生真的不吃闽家人


❤️凹凸吃的比较杂


❌对杰佣杰园好感度较低

❌对杰克的任何cp好感度超低

❌接受不了幸佣

❌幸运儿不是那种喜欢卖队友的人,请不要让他背锅谢谢

❌严重cp洁癖

❌禁止ky

❌奈布不是奶布,不要和我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和我讨论这个问题,请直接屏蔽我谢谢

❌园丁小姐不是傻白甜,她是真的白切黑

❌不要随便改文抄袭,虽然我的文笔不足以让你们抄袭


❌粤先生真的不是那种吃喝赌嫖的男人啊啊


❌紫堂幻不是攻

❌金真的不是傻白甜

❌对一些凹凸过火的角色好感度较低,因为ky太多的原因


以上为喜好与一些雷点,反正就是乱七八糟的一堆


病娇三十题all幸

2.紧握着你的冰冷的指尖(园幸)

“嘿,幸运儿,我回来了,猜猜这次我带回了什么。”

园丁故作神秘的蒙上幸运儿的眼睛

还没等幸运儿做出反应,小姑娘就十分兴奋把东西拿到幸运儿前面

“噔噔噔——,是幸运儿先生最喜欢的胡子先生哦。”

园丁抱着胡子先生在幸运儿前面转了一圈

胡子先生在园丁的怀里舒服的发出呼噜声,园丁轻轻揉着小猫咪的脑袋

园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幸运儿一直昏昏欲睡的样子,没有丝毫的干劲,就像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一般,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

一开始园丁只是认为幸运儿累了而已,但是此后,幸运儿就一直在睡觉,再也没有醒来过

哦,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你是认真的吗.....?我不可置信

嗯,幸运儿他....伤的有些严重,可能成了植物人....

好吧,只是成了植物人而已,还不是最糟糕不是吗?我可以陪着他的

星期一,幸运儿还在睡觉

星期二,幸运儿还在睡觉

星期三,幸运儿好像动了一下,我非常高兴,一直期待着他能醒来

星期四,幸运儿的身体开始变冷了,我去找了艾米丽,然后拿着药回来

星期五,幸运儿的嘴巴张开了,却什么也没有说,不知道是为什么

星期六,幸运儿还在睡觉,家里多了好多虫子,走开,你们这些丑陋的东西,别碰我的幸运儿

星期天,今天决定带着幸运儿去教堂祈祷

今天的天气是阴天呢,为了不让幸运儿着凉,我帮他围上围巾,给他带了口罩,把他放在轮椅上,推着他去教堂

路上遇见一些人,他们都送给了幸运儿一束花,洁白的小花给人带来了一种神圣的感觉,十分好看

我谢过他们,推着幸运儿进了教堂,双手放在胸前做向上帝做着祷告

祈祷着能够让这个傻里傻气的大男孩快点好起来

————————————————————————

今天奈布先生来看幸运儿了,一进门就抢过幸运儿的手,想把他拉走

“不,你不能带走他!”

我死死的来住奈布想拉走幸运儿的手

“求求你了,不要把他带走。”

园丁过大的力气让奈布难以动弹,指甲一点点陷进肉里,留下一个个伤口

“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也不要再折磨幸运儿了,我们都很痛苦,但是你要知道他已经.....”

园丁捂住佣兵的嘴巴,摇了摇头,缓缓说着

“他只是睡着了,他只是睡着了,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看着情绪开始失控的园丁,不擅长表达的雇佣兵无奈的将手抽回,眼里划过一丝哀伤,摇了摇头离开这里

园丁抱着摔在地上的幸运儿,轻轻的摸着因为刚才混乱中留在幸运儿脸上的伤口

将幸运儿带进饭厅

“该开饭了哟,我的幸运儿。”

——————————————

“早上好,艾米丽。”

“早上好,瑟维先生。”

“大家早上好啊。”

看着和往日一样活泼的艾玛,大家都感到很欣慰

“艾玛,你....”

“昨天真是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不过我想清楚了,我确定应该接受现实的,谢谢你奈布先生。”

看着艾玛给自己鞠躬道歉,奈布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这是应该的。”

回到房间里,园丁悄悄的将门上锁,打开冰箱,把里面的肉拿出来解冻

“今晚吃什么呢?红烧肉怎么样?很好吃的哟。”

“为什么....不好吃了呢?”

轻轻握着对方冰凉的指尖,对方的脸逐渐清晰起来,艾玛的眼泪慢慢溜了下来,最后变成了抱头痛哭

一切都慢慢想起来了,想起他开心摸着自己脑袋的样子,想起他为自己受伤的样子,和别人说话的样子...一切就像走马灯似的在艾玛眼前出现

艾玛想起那天晚上,她因为看见幸运儿和别人说话感到心伤,在花园里不小心被颠茄刺到,在颠茄的作用下的自己拿着刀去找幸运儿,但是幸运儿没有跑,站在面前让自己连砍了几刀,刀刺入幸运儿的胸腔,当溅起的血液沾在自己的脸上,自己已经清醒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痛苦呼吸的幸运儿,颤抖的扔下手中冰冷的铁制品

“不,不,幸运儿,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去找艾米丽....”

慌乱之中的艾玛被幸运儿拥入怀中

鲜红的血液顿时染红了艾玛的视角,鲜红的,就像那场大火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爱你,艾玛,但是我好像需要睡一觉,如果有来世,可以嫁给我吗?”

“我愿意!”

“是吗...?”

幸运儿的眼睛失去了焦距,双眸里一片死寂

“幸运儿?”

“幸运儿?”

“幸运儿?!”

艾玛抱着幸运儿的尸体,身上沾着对方的血液

握紧他冰冷的指尖,注定此生无缘

PS:其实就是园丁因为嫉妒,然后又在颠茄的作用下杀了幸运儿,两个人其实上双向暗恋的,园丁因为接受不了现实而想象幸运儿还活着,奈布因为看不下去了就去劝说,想让园丁接受现实,,,,,后来园丁想起来了,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文笔渣的一匹,而且病娇成分也不明显QWQ

还有艾玛不是傻白甜,也不是玛丽苏,她是微白切黑设定的

病娇三十题all幸

1.深情的双眼中翻涌的黑色旋涡(蝶幸)

“呼....哈...”

幸运儿停下来,不停的喘气,长时间的奔跑让他感到窒息

今天的美智子很反常,游戏一开始就疯狂锤人,队友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看着他们跪趴在地上痛苦的样子,幸运儿看见站在队友中间正在擦刀的美智子

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如果是平时,幸运儿可能会去靠近她,和她说说话,或者在远处偷偷看她跳舞,但是现在不一样,这样暴怒不寻常的美智子让幸运儿感到害怕

幸运儿看见她回过头来,刚想说些什么,刚刚还倒在地上的玛尔塔强撑着身体站起来,立即给了红蝶一枪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玛尔塔想拉着幸运儿跑,但是没想到红蝶带了兴奋,看着队友再一次倒地,幸运儿的眸子中充满了对红蝶的恐惧

“快走啊!”

玛尔塔朝着眼前这个傻愣在原地的男孩喊到

反应过来的幸运儿头也不回的跑了

我不能辜负玛尔塔小姐的努力

跑了一段路后,当幸运儿停下来的瞬间,耳边就响起了笛声,接着冰凉又纤细的手轻轻搭在自己的脖子上

幸运儿当然知道是谁,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再次睁眼的幸运儿看见了带着般若面具的红蝶

估计谁都没能想到恶鬼面具下会有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人脸

死前看最后一眼也关系吧,虽然知道红蝶不喜欢别人直视她的眼睛,幸运儿还是抬起头与红蝶对视

般若面具下的双眼仿佛有一种幸运儿看不透的情绪

红蝶摘下了面具,但这次她没有再用扇子遮住脸,东方人特有的魅力让幸运儿不禁失了神,竟然伸手扶上了红蝶的脸,红蝶就这么看着他,没有任何动静,反应过来的幸运儿才发现自己失礼了,刚想抽回手,却被红蝶按住

“我的小郎君,你不必害怕妾身的,妾

身不会伤害你的。”

“为..为什么?”

“因为..妾身钟意你啊。”

回味这句话的幸运儿有些惊慌的抬起头

“幸君,怕妾身吗?”

“不怕。”

“我的小郎君会一直伴着妾身吗?”

“我...我会的!”

像是下定决心,幸运儿郑重的看着红蝶点了一下头

随后轻轻地握住红蝶的手,执其手,伴其老

————————————————————

当玛尔塔神情复杂的接受着幸运儿的治疗时,她不知道应该为她这个白痴队友感到悲哀还是感到庆幸

她确实可以感受到红蝶对幸运儿的爱,但是这种爱太过狂热,她是真怕有一天幸运儿会承受不起

因为女人的嫉妒心就像一把带毒的刀

玛尔塔有意无意看向红蝶,但是红蝶的目光只停留在幸运儿身上,一直到他为最后一个人治疗完毕

当最后一台密码机开了最后,玛尔塔走出大门的那一瞬间

回头她看见身穿和服的女子和幸运儿走进了教堂,慢慢的消失在玛尔塔的视野中

“我的小郎君,会一直陪着我吗?”

美智子轻轻的把头靠在幸运儿的肩膀上,听着幸运儿的心跳声,缓缓闭上双眸

“会的,用我的生命保证。”

幸运儿知道红蝶在担心什么,他也听说过红蝶那令人悲伤的过往

看着男孩眼里的坚定,红蝶微微笑了,看得幸运儿有些脸红

这场没有观众的婚礼,由天上的乌鸦和教堂的神像来见证

曾经的婚礼上,美智子没能等来她的新郎,如今,虽然仍在异地他乡,但

这次

                   我等到了

教堂的钟声响起,表示对新郎新娘的祝福

幸运儿拉着红蝶的手缓缓走进教堂,就像小的时候去参加别人婚礼看到的一样

或许两个人都被互相吸引了吧,幸运儿承认自己曾经被红蝶的舞姿吸引,红蝶也愿意承认自己被这个大男孩的性格所吸引

两人相互对视

幸运儿看见她那深情的双眼中翻涌的黑色漩涡,那是他无法理解的感情

PS:超级心疼美智子的说,想偷偷还她一个婚礼,强烈推荐喜欢红蝶的可以去听听大G喵小姐姐的红蝶

病娇三十题

有人点文吗?第一题有人点了,私心all幸
ps:拒绝佣受,拒绝bl幸攻,拒绝热带cp,不喜勿喷,请勿ky谢谢
我平时在bcy发帖,但会搬过来
1.深情的双眼中翻涌的黑色旋涡
2.紧握着你的冰冷的指尖
3.神经质一般反复诉说的爱语
4.鲜红的舌尖缓慢舔过嘴角
5."为什么躲着我?"
6.躲在暗处的面孔和裂缝般的笑容
7.写满了你的日记本
8.拥抱时沉溺的表情
9.无处不在的视线
10.朋友书包里的恐吓信
11.在身上某处刻下你的名字
12.爱抚和亲吻你的照片
13.“会永远跟我在一起的吧?”
14.自残
15.做|||爱时痴迷的呻吟
16.低哑地祈求“别离开我”
17.只映照着你一人的瞳孔
18.独自一人咬着手指笑出声
19.“讨厌的东西,我帮你杀掉就好了。”
20.梦魇般柔情的呼唤
21.近乎疯狂的思慕
22."跟你聊天的那个人,是谁?
23.抱着你的衣服蜷缩着睡去
24.舔舐你伤口的血。
25.单纯到只有你一人的世界。
26.“想要……更多,想要更多。”
27.歇斯底里的大笑
28.被冷落时的哭泣
29.病态的占有欲
30.“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好爱你。”

病娇三十题之all幻(1)

1.对你一见钟情(雷太子×幻,微卡幻)
【PS:不喜勿喷,人物大量ooc】

下面雷太子的视角
老实说,我并不相信什么命中注定,我只知道,我想要的不过是权力罢了
我一直在寻找那个叫卡米尔的杂种的把柄 ,但是一直没能找到,那个杂种太狡猾了,要不是雷狮一直护着他,不然他早就被我碾死了 雷太子越想越气,最后把杯子砸了,玻璃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把一旁的仆人吓一跳

“那个,太子陛下,要,要我打扫一下吗?”

女仆的声音有点颤抖,她生怕这个阴晴不定的太子陛下会再次做出什么事,但这次什么也没发生
女仆只看见雷太子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突然折回来让她们盯紧卡米尔和雷狮,再次把刚松了口气的女仆吓了一跳

“是,太子殿下,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六月份的天气自然是炎热,在这种天气还戴帽子围巾的人,不用说肯定是卡米尔
当看到卡米尔那标志性的绿色帽子之后,雷太子不由感叹自己的运气真好,马上跟了上去,有几次差点被发现,不得不说那卡米尔的警惕性不错 一直走走停停跟到一个情侣咖啡馆,卡米尔在门前犹豫了一下后走了进去
情侣咖啡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祈祷吧卡米尔,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
这样想着,也推门进去,不过雷太子马上就后悔了,眼前一大片粉红色,在一堆情侣之中,没有带伴侣的卡米尔和雷太子十分扎眼
我可以再出去吗?
找了个可以观察卡米尔又不会被发现的位置坐了下来,当服务员把菜单拿给他时,上面的价格贵的惊人

“你们是开黑店的吧?怎么这么贵?”
为了不让卡米尔发现,雷太子不得不压低声音
“客人是第一次来的吧,我们这里情侣打五折优惠,单身全价的。”
看着服务员那耿直的眼神,雷太子点了一杯最便宜的果汁
再回头观察卡米尔,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等人,时不时看看手表,手机拿在手里却又不打电话
大概过十分钟后,外面闯进来一个男孩,额头有一点汗水,呼吸很乱,看样子是一路跑过来的
那个发色……好像是紫堂一族的吧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朝自己的方向跑来,看着他那翠绿色的眸子,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跳好像漏了一拍,看着他越来越近,心跳的越厉害,但是他只是匆匆的从自己身边过去,带起一阵轻风

接着看见他站在卡米尔前面,很慌乱的样子,应该在解释为什么会迟到吧

卡米尔没什么表情,静静的听完,拉着对方坐在自己旁边,再拿纸巾帮他擦汗,紫堂家的那个孩子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脸有点红
雷太子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真不知道他在床上会哭成什么样子呢? 雷太子将果汁一口气喝掉,甜腻的味道充满了喉咙
等回过神来,卡米尔他们已经走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他好像是紫堂家主的儿子,好像叫紫堂幻 卡米尔绝对不可能得到你的

等着吧,紫堂幻,在不久的将来,你就该认识认识我了

病娇三十题之all幻(2)

2.想法设法靠近你(瑞幻)

(PS:不喜勿喷,大量ooc)

“想接近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便注意到那个孩子,经常可以看见他在拼命的努力,但是一次次的跌倒声见证了他的又一次失败,我其实挺欣赏他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的,但是在凹凸大赛,这又能算什么呢,我摇了摇头,悄悄地离开,但我记住了他,并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想接近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欲望一天比一天强烈,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对弱者的怜悯,但是有不一样,当我发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 我越来越想接近这个男孩,他对着小斯巴达笑的时候,因为失败而情绪低落的时候,像受伤的小动物似的缩在角落时的样子...
他的一举一动都让我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不知名的欲望像一个泥潭一样使我越陷越深,直到被完全吞没 感情对强者来说是致命的弱点,我深知这一点,而我却无法将这个男孩杀死,所以我做了一个在我眼里比较明智的办法——逃避

但我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去看他,直到有一次发现他和金成为朋友的那一刻,看着他们的笑容, 一个想法突然慢慢的在脑海浮现 逃避不是好办法,或许,我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接近他

“离他远点。”

依然保持着冷漠,金习以为常了,原本和金在一起的紫堂幻突然感到尴尬,抬起头,便看见格瑞那双紫罗兰般的眸子盯着自己,冷冰冰的让紫堂幻不禁打颤

格瑞可以感到金也喜欢着紫堂幻,但神经大条的金一直以为这是好朋友之间的感觉 那是自己无法靠近的人,但是金却可以轻易接近 如果有一天金察觉到的时候,一定可以轻易把他从自己身边抢走的

不可以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他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即使是金也不行 ————————————————————————————————

“我坐后面。”

拦住想去后座的金 ,把金赶到前面去,就可以和紫堂幻坐在一起不是吗

“可是紫堂...”

金好像想说点什么,但是马上就被凯莉拉到前面去

“好啦,让他坐后面吧,本小姐可不想和一座冰山坐在一起,金你还是和我在前面看风景吧。”

“那个...我和金换....呃...”

手腕突然被抓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格瑞

“格...”

格瑞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另一只手依然抓着紫堂幻的手不放 被握住的手开始发疼,紫堂幻想甩开,但是对方抓的死死的,紫堂幻挣扎了一会后就放弃了

抬头看见格瑞在看着自己,四目对视,紫堂幻看见格瑞眼里那无法描述的感情,强者的压迫感使自己不敢动弹

身体微微的打颤,格瑞将紫堂幻拉到自己面前,看着近在眼前的紫堂幻,嘴角缓缓勾起

“终于...能够接近你了...”

手扶上紫堂幻的脸庞,轻轻的上下摩挲着
盯着那双翡翠绿的双眼,格瑞能够感觉到,那段不该存在的感情已经扭曲,像一枚种子,在自己的心里生根发芽,结出罪恶的果实 这点是不够的,永远不够

贪婪的自己在渴求着他的更多